*霜花泰錫 *校園 *ooc有 *花時日常 *最底附梗的出處

 

鄭號錫偶爾會想舉著大聲公告訴全世界,金泰亨是個危險的男人。

 

他們最初是在社團裡認識的。

 

還記得那時候的金泰亨,頂著一頭毛茸茸的褐髮,眨巴著他水潤的大眼睛,在陌生的環境下只是乖順安靜地坐在一旁,做什麼都是默默的,好像沒有自覺他這樣的舉止有多可愛。

 

相差一歲身為學長的鄭號錫望見了如此令人放心不下的孩子,莫名地產生了責任感決定上前搭話,讓人訝異的是在這般乖巧的外表下,藏了個逗趣的話嘮,即使有時候會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過那樣慌張試圖解釋的樣子也使人不禁微笑。

 

第一天就發現彼此興趣相仿,整段聊天過程愉快異常,直到學校老師要來鎖社辦的門了才依依不捨地分開,當然,順利交換到了對方的聯絡方式。

 

「可愛的學弟」是鄭號錫對金泰亨的第一印象。

 

之後每次一有交流的機會都是聊到不得不停止了才消停,鄭號錫也很意外,怎麼會有與自己如此契合的人?如果有某一方在忙,另一方會很有默契地選擇等待不吵鬧,有時就算待在一塊各做各的事情也會很開心,有次甚至線上通話到三更半夜同時睡著。

 

漸漸地,兩人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無論哪裡都必須有他陪在身邊。

 

「靈魂伴侶」是鄭號錫向他人介紹金泰亨所使用的稱呼。

 

隨著季節更迭,他倆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雖然在越來越熟悉以後金泰亨行為越來越猖狂,除了講話似乎不是很客氣之外也慢慢爬到自己頭上,這樣的趨勢明顯到周圍兩人的共同好友會不時關心地問著鄭號錫這樣真的可以嗎,但鄭號錫的回答永遠都不是挺在意,隨興相處就好了,反正他本來就沒打算要擺哥哥的架子。

 

而且應該這樣才像朋友吧?在有勇氣將自己的心情傾訴出口之前,鄭號錫會認分地遊走在界線外,他不知道這份感情是什麼時候萌芽的,也不知道金泰亨是怎麼想自己的,大概、只是朋友吧。像他們對外人說明的一樣。

 

「你問號錫哥?嗯我們很好啊,我很喜歡他喔。」

 

他沒想過要期待,只是偶爾、偶爾還是會不小心讓心跳漏了一拍。

 

「忽然說什麼啦。」

「诶?說這些不好嗎?」

「沒啊,挺好挺好。」

 

語畢聽著別人對於他們太過要好的幾句調侃,鄭號錫輕輕拍了拍金泰亨的背,笑的有些牽強,祈求著自己的臉還沒紅。

 

然後不知道是誰說了,金泰亨你看你講話這麼強勢,鄭號錫只能順著你的話走。

 

「你們都誤會了啦,雖然我在外面對哥這樣,私底下對他很好的。」

 

想想那次心情不好,金泰亨是多溫柔在哄自己,碰觸到臉龐的手溫暖地令人留戀,鄭號錫默認了金泰亨這句話。

 

對對,剛剛還突然表白說喜歡他呢。又是一句不知從何而來的風涼話,鄭號錫想像著金泰亨可能的回答,只是朋友的喜歡什麼的,他也會知足了。

 

「對欸,我好像沒和號錫哥說過......」金泰亨目光一轉,望著身旁鄭號錫緊張的笑容,抬起雙手就是捧住他哥漂亮的雙頰。

 

「我喜歡你喔。」

 

瞬間被炸到魂飛魄散的鄭號錫就那樣呆滯地被金泰亨在眾人面前親了一口,在恢復語言能力之前只能摀著臉蹲坐在一邊,還被罪魁禍首笑道了句這反應好好玩。

 

鄭號錫真的很想舉著大聲公告訴全世界,別像我一樣相識時被金泰亨的外表騙了,他就是個危險的男人。

 

而他手下的犧牲者有我一個就夠了。

 

 

訪談全翻譯 Vhope危險的男人 https://www.facebook.com/BangtanVirus.tw/posts/812055195641827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九窩

九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希冀之羽
  • 標題給我一種特殊設定的感覺好酷(x
    \我愛日常&窩窩/
  • 我真的糾結好久要取什麼名字,覺得這個應該是念起來最順最不通俗的了(哪來的自信
    我愛苓苓&苓苓的全部!!!(警察就是這個人

    九窩 於 2017/10/22 0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